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民国谍影(43)三合一
    民国谍影(43)

    “林特派员, 孙三寿不过是个小人物。”郝智保证, “我一定给您办出个大案子来,让您回去交差。您放心,功劳我一点不沾,全是您的。”

    “哼哼!”林雨桐摇摇头,“给我办个大案子?真怕真出了案子也是个咬手的案子。你倒是聪明, 不咬你的手是吧!”

    郝智哈哈便笑:“真觉得跟林特派员说话舒服,爽快!”他笑完了才道:“那您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林雨桐看了郝智一眼,“我要你手里关于钱通的资料!所有的资料,别告诉我你没有!”

    郝智一愣,然后慢慢的点头,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透着深意, 他又开了他那个跟百宝箱似得柜子, 拿了一个档案袋递过去,“林特派员,您是真高明。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您的手里还有钱通提供给您的我的全部资料……”

    “不算完全吧。”林雨桐看郝智, “郝站长不愿意叫人知道的, 那别人一定不能知道。”

    也就是说没有否认之前的猜测, 她的手里,确实有钱通给提供的资料。

    这些资料当然都不能算是多正面了, 两人之间, 收集起来的都只能是对方的黑材料。那就是说,两人现在都有把柄在林雨桐的手里捏着呢。

    郝智点头, “所以说,你是真高明。”

    “你们之间,不管谁生谁死,我不在乎。”林雨桐扬了扬手里的资料,“但是谁要是想把战火烧到我身上,那对不起,二位,在我下泥潭之前,先扔你们下去给我当垫脚石。”

    郝智看了那资料一眼,“好!就这么定了。”

    林雨桐点头:“见徐媛的事情我会给你安排,至于孙三寿,我得回去跟王曼丽商量一下,但应该可以。至于释放的时间,我尽快,也就是这两天的事,要是顺利,明天就放人。”

    说着,就直接起身,今晚还有别的事,在这里是不能多留了。

    郝智也没拦着,就看着她从窗户又出,然后站在窗户口看着她怎么闪避院子里的保镖,但怎么从院子里出去的,他却没看到。

    转过身来,就叫人,这院子里的排班应该重新设定了,这他娘的真要悄无声息的干掉老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而出去的林雨桐,就得去纸条上的五个地方。

    这五个地方很有意思,一个是教堂的阁楼屋顶上,一个是一出废弃宅院的枯井里,还有医院的停尸房,甚至是墓地的墓碑下面。

    将这些地方都翻了一遍,收获颇丰啊,里面全是金货银货和古董。

    而银行那里,一定是在那家银行的保险柜里还放着大笔的现金。

    行了,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她又原模原样的还原回去,这一晚上竟是干了这个事了。将车停在隐蔽点的地方,如今这辆车肯定是警察要找的车,失主一定报案了。她将车丢弃之后,直接去了小楼。

    王曼丽正刷牙呢,含混的问了一遍:“这么早?你昨晚去哪了?不在酒店!”

    “找到点东西,你叫人取出来。”林雨桐说着,就往里面去,“我把地址给你,你带人去吧。这些人忙了一场,都叫大家沾点荤腥。”

    那张原始的纸条,早被林雨桐给毁了,现在只能自己手写。

    王曼丽牙也不刷了,漱口就跟进来了:“什么玩意?”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林雨桐将纸条给她:“真是好东西。”

    王曼丽有点明白了,“孙三寿的?有多少?”

    “比你想象的要多。”林雨桐就道,“我偷了一辆车去的,结果东西都没能运回来。”

    王曼丽便笑:“这么多啊!成!这种缴获是不用交公的,也确实该给下面的人谋点福利了。成!我这就去……”

    “我一晚上没睡,我守着,在办公室睡会。”说着就去大会议室,想在桌子上睡。

    “楼上房间睡去吧,我留两个值班的。”王曼丽一边拿外套一边道:“有事他们会叫你。”

    “也行!”林雨桐直接就上去了,躺床上哪里敢真睡。她得等,等到王曼丽带人离开,然后找借口见一下许丽和孙三寿。想避开王曼丽留下的人不容易,但是利用这两人做证人还是可以的。

    这一等,差不多就是四十多分钟。结果林雨桐还没起呢,就听到有人上楼梯的声音,脚步放的比较轻,到了门口又轻轻的敲房门,敲了三声之后,她才‘暴躁’的扔了一个枕头砸在门上:“干嘛?”

    外面的敲门声戛然而止,说话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林处长,周主任说是有事,我们把人安排在会议室了。”

    林雨桐就直接起身,外套也不穿,就是白衬衫军裤军靴,凌乱的头发,一脸没睡饱的表情猛地将门拉开就走。

    看起来起床气很大,将地板踩的咚咚咚的。

    周天南是在办公室里看着王曼丽及大部分属下跟着出去了之后,才特意过来的。找的理由是:“……之前问过王处长,王处长也说了愿意跟我们搭伙吃食堂的事……”

    “那就搭伙呗,这是暂时的,又不是两口子搭伙过日子,还要谈几次?”她说着就一脸不耐烦的拉着凳子,发出刺耳的磨蹭地板的声音,这才大马金刀的坐下。

    那个叫起的不好意思的朝周天南笑了笑,泡了一杯茶给端过去。

    周天南就道:“是这样的……兄弟们的伙食走我们后勤的帐,这个没有问题,大家伙大老远的来,又是上面派下来的长官,这点小意思也是我们沪上站应有的诚意……但是吧……”说着,他还看一眼这个泡茶的,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雨桐看这个表情,就跟站着哪里不走的泡茶的道:“周主任是来变相要钱的,去吧去吧!这里面还有给我和王处长开小灶吃回扣的事,你怎么这么没眼色……行了,我跟周主任谈好了,咱们应该朝上面要多少之后会通知大家的,这钱给大家分了。你在这里杵着,周主任怎么说。”

    周天南摸了摸鼻子,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那泡茶的一脸忍俊不禁的出去了,“那林处长您忙您的……”一边往出走,一边带门。

    “不用关门,孤男寡女的,又不是说什么机密事……”她靠在椅背上摆手,“门开着吧,你忙你的去……”

    如此的敞亮!虚报伙食费能从上面报销,然后在分钱下来,一般都是这么操作的。林雨桐和徐媛不会在意这几个蝇头小利,但在这点事上不叫大家吃点利,下面的人会有意见的。

    人出去了,周天南才把文件夹打开,文件夹的一半是各种报表,一半是空白的纸叶。他又摸出笔来,别的话都没有,只在纸张写了一串数字递过来,“您看这个数字如何。”

    这一串数字翻译过来是:还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吗?

    林雨桐摸出笔,在下面又写了一串数字,“我的人每顿饭有鱼有肉就好,要是海鲜便宜用海鲜替代也行。但是吧,这次来的人多是北方人,可能不太吃的惯南方的菜,非要开高点,用来雇佣北方厨师的……”说着,就把文件夹又推过去。

    周南天看了那一串数字,然后马上将那张写着数字的纸连同它下面可能印上痕迹一下都取了下来,团起来塞到嘴里然后咽了下去。烧了会留下味道,干这一行的,就是一点痕迹都不能留。

    他咽下去,然后在纸上重新留下一行字,递给林雨桐,林雨桐在下面又重新还价了。他这才把林雨桐给的数字填到报表里,然后递过去:“请您签字。”

    林雨桐在报表上签了字,又退还回去:“要盖上找外面守着的两人去,大印在他们手上。”

    “那就不打算林处长了。”周南天将笔又合上然后别在衣服口袋上,这才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将写着讨价还价数字的那一页抽下来揉成团握在手里,一边去大厅,将文件夹递给之前那个倒水的,“帮着把大印盖了吧。”

    这人早看见周天南手里的那团纸了,这会子还特意看了那白纸上留下的痕迹,这才不动声色的将字给签了。

    等送走了周天南,这人还咂舌的跟边上的人道:“看见了吗?林处长还价够狠的。”

    林雨桐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她一边上楼一边道:“我可是把你们这半年的烟钱都你们争取回来了。我一晚上都大家找钱去了,连眼都没合……记着,天不塌都别叫我。”

    那两人应的特别利索。林雨桐这才上去了,这次是真睡着了!

    这次睡了多久,不知道,反正困的太狠的人,睡三个小时的感觉跟睡三分钟的感觉差不多的,都是困的要死。正睡的香了,敲门声将人给惊醒,她一下睁开眼,从床上弹跳起来,都要去开门了,又重新躺下,瓮声瓮气的问外面:“天塌了。”

    “不是!”外面喊道:“关在下面的孙三寿中DU了,咱们打不开门。”

    这么快!周天南的手够快的。

    她抬手看了一下表,过去了两个半小时,也到了吃饭时间了。

    到了楼下,孙三寿靠在地下室的门边,捂着肚子面色苍白,一脸哀求的看着林雨桐,“林特派员,救命啊!”

    林雨桐将门打开,单手拎着孙三寿的衣领望地下室拖,顺手还把门从里面锁上了,告诉那两个值班的,“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靠近。”

    到了之前关孙三寿的房间,林雨桐看了看门上的锁:“你挺能耐呀!我告诉过你,别碰锁别碰锁,你怎么就不听呢?”

    孙三寿能不着急吗?多大的风险都得试试呀,之前有人在地下室的门那块,不停的敲击那铁门。那声音是在传递一个信息:你的老巢被端了。

    他不知道是谁传递的消息,但是在行动队的老兄弟不少,有人趁着外面没人防备传递点消息也是不足奇!他就想,既然外面没人,那自己就是开锁出去了能怎么着?还就不信她妖狐能施展妖术,结果这开了锁,从房间还没跑到地下室门口,腹部就剧痛起来。开锁的两只手也跟蜜蜂蛰了一样,又扎又疼,紧跟着红肿的跟熊掌似得。这就是中DU的症状,发作的这么厉害,他心里怕了。再开一道门,很可能走不出三步就得暴毙而亡。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在地下室的门口就疯狂的喊,可能是那个通风报信的兄弟没走远,听见了,然后给报了信,再然后五分钟都不到,林雨桐就来了。

    一肚子的话在药丸塞进嘴里之后都随着药丸一起,给咽到肚子里去了。然后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不是很清醒,也看不清眼前到底是有人还是没人。处于那种不知道是睡着还是没睡着的境地里。

    林雨桐悄悄的从里面出来,开了徐媛这边的门,徐媛正在床上坐着,对林雨桐怒目而视。

    “你别这么看我。”林雨桐也坐在床沿上,问说,“看你这表情,关你是白关了。你脑子到现在都没有清醒。从你开始跟俞敏慧合作起,你就掉入人家的圈套了。她是个什么格局,你很清楚。你认为她那样的人,躲在背后算计这些大佬,有多大的胜算。她连我都算计不过,还想算计郝智……其结果,必然是虽无葬身之地。拿王坤做鱼饵,你见过的鱼饵是死的还是活的?钓鱼的,你见过活鱼饵吗?你是在报恩吗?你根本就是又一次犯蠢。笨一点其实没关系,猪八戒还笨了,但人家选的合作者不一样,最后不也修成正果了。好些妖怪的本事都大,可惜啊,一个个的都作死了。你现在就是盲目的作!你也不想想,帮你救工党,在你的手里落那么大的口实,那是俞敏慧会干的事吗?”

    徐媛看她:“但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敢正面回应我,答应帮我救人的人。横竖是死,怎么着都赌一次又如何?”

    “这话也没错,但你没试过其他途径,怎么知道不行呢?”林雨桐就道,“你跟郝智见过一面?”

    是!见了一面,但随着这次被关起来,这件事就终止了。

    林雨桐看到她眼里的疑惑,就道:“他花了不小的代价,托人找我,要求见你一面。”

    徐媛皱眉:“他肯定是来问,是谁在背后查他,且把这么隐秘的消息告诉了我。”说着,她的眼睛就亮起来了,“俞敏慧既然在偷偷的查郝智,那肯定是她早就跟钱通合作了……”再加上跟钱通合作的林雨桐和王曼丽,郝智其实已经一脚踏进了死局里。他是必死无疑的。他现在一定是很着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她的眸子里闪过亮色,抬头正要跟林雨桐说话,就见林雨桐已经出去了,顺便还将门给关上了,只留下一句话,“他付出的代价不小,所以,我答应让他见你一面。你放心,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徐媛追问一句:“你是在帮我吗?”

    “看在钱的份上,也看在你曾经救过我和我先生的份上……”林雨桐回头看她,“我一向恩怨分明。这件事完了之后,你我恩怨两清。”

    “好!”恩怨两清,只要能救出王坤,她不介意提前消费了这最后的人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边的孙三寿,觉得过了好长时间,这个时间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可结果了,醒来看看表,才过了两分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